皇冠app体育|皇冠开户网|皇冠bet体育

国内更专业
织梦模板下载站

中国试飞员空中历险 飞机空中起火高度仅400米

试飞员在塔台指挥(资料图)

试飞员在塔台指挥(资料图)

  试飞员与技术人员一起讨论飞机改进计划(资料图)

  试飞员与技术人员一起讨论飞机改进计划(资料图)

  在试飞员与研制人员的共同努力下 “枭龙”战机飞向蓝天(资料图)

  在试飞员与研制人员的共同努力下 “枭龙”战机飞向蓝天(资料图)

  试飞,对大多数人来说,是一个非常神秘的领域。一架新型飞机的研制生产,要经过论证、设计、制造、试飞、定型、生产、交付使用这样一个过程。试飞在飞机的整个研制过程中起着怎样的作用呢?中国飞行试验研究院原副院长、高级顾问张克荣说:“飞机从立项到定型的时间叫飞机的研制周期,从首飞开始到定型的时间叫做试飞周期。从时间上来讲,据统计,国外军用飞机的试飞周期一般占整个研制周期的55%。从经费的投入来讲,据美国兰德公司的统计,试飞费用一般占新机研制总费用的23%。”

  所以说,飞机的设计不容易,生产不容易,但真正让飞机飞上天,把问题都暴露出来,把它的潜能都挖出来更不容易。因此,没有试飞员,就不能生产出真正合格好用的飞机。

  人称试飞员是“刀尖上的舞者”“和平时期离死神最近的人”,是勇敢者的职业,具有很高的风险。61年来,空军试飞部队共完成160多型2万余架国产飞机、6万余台发动机试飞任务,完成国家级科研项目1200多项。中国空军试飞员一路奋飞、接力前行,用青春和热血为我国的航空事业的壮丽篇章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页。

  临危不惧,他们是披肝沥胆的“蓝天突击手”

  航空界有这样一系列公认数据:一架新机从首飞到定型,试飞中平均17分钟就出现一个故障;每型现代战机列装前,要完成数百个科目、1500到4000架次飞行试验,伴随出现的各类故障数以千万计;号称世界“航空强国”的某国,每一种新飞机试飞成功,也要摔上十架八架……

  可以说,一种新型战机的飞天之路,就是一条试飞“血路”。试飞员是飞行员的“金字塔尖”, 意味着卓越的学识、高超的技艺,还有过人的胆略。

  2006年3月3日,被白雪覆盖的高原某机场,美丽的蓝天碧空如洗。空军某试飞部队部队长李国恩驾驶某新型战机试飞,满弹、满油并加挂3个副油箱。正当他拉杆离陆起飞时,突然飞机右偏,前轮抬起困难。“右发加力未点火!”此刻,飞机滑跑距离已经超过跑道的3/4,中断起飞将机毁人亡,当飞机爬升到100米高度时,右发停车!

  李国恩明白,此时速度慢,稍有不慎连跳伞的机会都没有。他靠一台发动机保持小角度上升,随即迎面启动,但未成功。紧接着,他又进行了多次启动,依然失败。这就意味着,他必须凭借一台发动机,在满载状态下返场着陆,稍有不慎就可能机毁人亡。

  危急情况下,李国恩果断操控飞机进入着陆航线,凭借过硬的飞行技术,终于成功着陆,不仅保住了飞机和科研设备,更带回了重要的飞行数据。

  这是他又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。像这样的历险,对于李国恩和他的试飞战友来说,每个人都经历过多次。

  “我们试飞员,谁没闯过几回‘鬼门关’?”谈起空中历险, 空军级试飞专家徐勇凌看起来非常淡定,“特情虽然危险,但试飞员的人生字典里没有‘害怕’二字。”

  那年,徐勇凌驾驶某型战机进行科研试飞。当飞机上升到400米高度时,座舱内两个火警灯突然开始闪烁。“不好,飞机起火!”徐勇凌心里一凛。他知道,飞机将完全失去动力,这是试飞中最险恶的情况,本来发生概率非常低,但偏偏就让他遇上了。

  徐勇凌立即按程序处置,但飞机丝毫不听使唤,所有报警灯全部亮起。42秒后,飞机像一颗坠落的陨石,呼啸着砸向大地。徐勇凌竭力控制飞机,但是依然徒劳,在不足300米的高度,他本能地拉动弹射器。虽然跳伞成功,但因离地面太近,徐勇凌重重地摔在农田里,全身10余处骨折。

  这次特情非常罕见,但新机研制不能止步,必须查清原因。而仪器记录的数据在坠机爆炸中荡然无存。关键时刻,躺在病床上的徐勇凌,奇迹般地把从起飞到失去操纵全过程的数据一一口述出来,为查找特情根源提供了宝贵的数据。4个月后,徐勇凌申请回到部队,靠着一股铁血精神,又一次驾机重返蓝天。

  61年来,空军试飞部队共有27名试飞员血洒长空,先后有4人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,10人荣立一等功、310人次荣立二等功。

  迎难而上,他们是敢为人先的“科学冒险家”

  试飞是一项冒险的行业,充满挑战和风险,但试飞员把自己形容为“科学冒险家”。在中国航空试飞发展历程中,他们从昔日的“勇气型”发展为“技能型”,再到今日的“专家型”,他们参与战机的设计和研制,通过自身的试飞实践,提出宝贵的意见建议,以改进和完善中国战机的设计和生产。

  新中国成立60周年首都阅兵典礼上,轰油-6飞机带着受油机从天安门上空飞过,在全国人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上世纪80年代末,我国开始进行空中加受油技术攻关。面对国外的技术封锁,8名试飞员和航空科研人员用近3年时间,攻克数百项技术难关,成功实现加受油机在高空、中空、低空的“战略对接”,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5个掌握该技术的国家。

  航空发动机是航空工业的核心技术,也是衡量一个国家军事装备水平、科技工业实力和综合国力的重要标志。发动机试验试飞,是所有试飞项目中风险最大的项目之一。因为发动机是飞机的核心动力,飞行中飞机一旦失去动力,其后果可想而知。然而,正因为飞行动力极端重要,所以必须对发动机的可靠性进行反复试飞验证,这项重任自然要由试飞员来承担。

  某年8月的一天,某型发动机试飞进入关键阶段,试飞员毕红军驾机试飞验证新型发动机空中开车的可靠性。启动、加速、升空,发动机一切工作正常。飞行一段时间后,毕红军按程序做好各系统检查,便开始验证空中开车,当他关闭一台发动机达到规定的时间和条件时,果断地按下空中开车按钮,可发动机没有任何反应,再次开车仍没有反应!

分享:

评论

尚未注册畅言帐号,请到后台注册